海岩:有心人的国际

海岩:有心人的国际

海岩:有心人的国际
22年前,畅销书作家海岩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。他每天晚上八九点钟按时回到自己的小屋,鬼鬼祟祟地写一部长篇小说。为什么要鬼鬼祟祟地写呢?由于海岩只读了四年书,连小学都没结业,他怕他人说自己“游手好闲”,怕他人说自己“好大喜功”。    海岩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,写成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便衣差人》,共47万字。    有一天,父亲无意中发现了这些手稿,就问:“你是不是在写东西啊?”海岩只好承认了。所以,父亲成了第一个读者。过了几天,他问父亲:“写得怎么样啊?”父亲说:“什么怎么样?写的什么乱东西?我要不是你爸,底子就不看。”    隔了两天,父亲问:“后边的书稿呢?”海岩暗自快乐,看来父亲是感兴趣了,是想持续看下去。海岩带着书稿,满怀希望地找到了某出书社的一个副总编。副总编问:“你写没写过短篇呀?你写没写过中篇呀?你写没写过散文啊?”    海岩说:“都没写过。”    “那你参加过咱们社或许其他社里举行的创造培训班吗?”    “没有。”    “那你给报纸写过什么小通讯或小稿吗?”    “也没有。”    “哦!假如这样的话,那我就不看了吧。馒头得一口一口地吃,你呢,先从小的学起,然后再去写长篇。你说对不对?”    海岩只好把书稿抱了回来,可他不死心,这毕竟是自己一笔一划、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47万字!所以,他又把书稿寄给了另一家出书社的总编。    海岩等了三个月,既没有回话,也没有退稿,便去找总编。虽然总编的工作桌上堆了许多稿子,他仍是一眼看到自己的书稿还没拆封呢!    总编问:“你写的是什么啊?”海岩说:“我写的是差人。”“那你寄到其他出书社去吧。咱们这是一个文学出书社,不大出这种写差人的东西。况且邮递来稿的采用率,也只需千分之一。”    “写差人的东西就不是文学吗?”    “其他出书社更愿意出这些东西。要不咱们帮你寄?”    海岩说:“书稿现已在这里躺了三个月了。这样,你先少看一点。假如你咬一口,觉得是石头,就不往下咬了。假如觉得是馒头,你就再咬一口。看完一章,你觉得不能往下看了,你就退回给我。”总编赞同了。    隔了一个月,海岩得到了出书社的告诉:长篇小说《便衣差人》于1985年出书。    《便衣差人》出书之后,引起轰动,获首届“金盾文学奖”一等奖、全国首届侦探小说佳作奖;电视接连剧剧本《便衣差人》获飞天奖、金鹰奖和金盾影视剧本奖。    之后,海岩接连八年坚持每年80万字的惊人出书量。他的代表作还有《一场风花雪月的事》、《永不瞑目》、《拿什么解救你,我的爱人》、《玉观音》、《深牢大狱》、《死于芳华》等。    前不久,杨澜采访海岩之后,在总结自己最深入的形象时写道:“他的阅历证明,只需你是有心人,这人生啊,敢情就没有什么是被糟蹋的。”    不错,从底子上说,这个国际,既不是有钱人的国际,也不是有权人的国际,既不是有靠山人的国际,也不是有文凭人的国际,而是有心人的国际。

admin

发表评论